一个多洞的流生命的容器

精神

img_2738_100_wp即使在最低的Machsom那边的阶段上,对人而言,“死亡”的概念本身也消失了。没有死亡!死亡是在空荡的、自私的愿望中所感觉到的,那时我们发现愿望永远都是未充满的。因此,如果人感到空虚,他很容易就能剥夺自己的生命,因为生活对他而言只是痛苦而已。
最关键的是,要理解到利己的愿望中没有也永不会有满足,但是给予的愿望可以充满——而这满足是永恒完美的。
无论人为自己的自我主义忙乎多少——他似乎只是在试图充满多洞的容器。当人渴望前进和追求获得某种什么(金钱、尊敬、权势、知识)时,不管接受多少,一切还是要过去并消失,只不过留给人比满足到来之前更大的空虚和绝望。
我们在目睹着世界现在开始意识到:什么金钱、什么名誉、什么权势、任何人与人之间的竞争都不会取得良好的成效。而这对自己的自我主义的徒劳的失望是唯一有益的我们根据人类历史和自己的生活所要作出的结论。
这样一来,人将会以不同的方式来判断世界,并一清二楚地知道,没有什么可追求或期待的。没有必要绝望,而应该看到真的恰当的世界图景并从其中认识到一种新的发展,一个更高的永恒满足的机会。聪明的人不会做十年后使他失望的事情,他提前看到且很有意义地走过这些年——他走上另一条、恰当的道路。我们应该将这条短的、简单的朝向创造目标的道路解释给世界,并以此帮它躲避无意义的长期的痛苦——毕竟在这痛苦之路的尽头人仍将会到达同样的目标。

暂无评论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