痛苦之路和光之路

ukazatel_wp问题:能否说,光之路(卡巴拉之路)不会取消人生中的困难?只是走光之路的人们对待所发生的事情态度不同。换句话说,站在更高的阶段,他没有过去的问题,因为他对之,或更确切地说,对问题起源的态度改变了。那么走痛苦之路的人,面对同样问题的时候感到不满。
答案:非常对!我们存在于更高之光(给予和爱的品质)的场中。这领域是同心的圆圈,并圆圈越接近中心越强大的是其给予和爱的品质。一切都在静态中,仅仅我们通过改变自己的品质并移动于那一领域,来转变我们的感知。
在所有圆圈的中间有着一个被创造的愿望(单一个灵魂)。愿望远离了中心——失去了给予和爱品质,粉碎了,甚至获得了相反的品质——接受(利己主义)。现在灵魂位于光场中最外在的一圆圈。灵魂相等于光,就像电荷在电动场或磁场里找出自己的位置。灵魂和光(电荷及场)的互相关系是其品质的平衡(相等)。如果光(场)和灵魂(电荷)的品质一致,灵魂(愿望)感到自己在平静中(灵魂和光的力量与品质的平衡,内环境恒定)。
随着灵魂与中心的远离,每一个经历过的状态都留着关于它的Reshimo(记录)。当灵魂达到距离中心(创造者)最远的分离之点(由于相反的品质),在灵魂中已经含有全部分离(降落)的记录链。最远的状态以灵魂(愿望,利己的)感受如同这个世界(场)的人(灵魂)。
从这一点起,灵魂就开始自己的返回之路。首先,灵魂无意识地,在由于灵魂品质和它所经历的光圆圈的品质之间的所不同导致的力量的压力下,接近创造的目标。
它们感受到自己在痛苦中。此感觉的原因是灵魂本身的自私自利的品质和光品质的不相同。灵魂中出现的Reshimo越大,灵魂就接近越中间的光场中的圆圈,也就是说,未改正的Reshimo和改正的光之间的区别越大,人和整个社会遭受的感觉就越糟糕。
从特定的光场圆圈开始,光对Reshimo的影响引起提问并感知到痛苦的原因、意义和目的性——对于生命之意义的问题。人被指导到团队(环境)中,并在那可以按照光(给予)的相等来改正自己。

“我们总觉得,他人爱我们,因为我们好。我们连想都不去想,他人爱我们那是因为他们好”。列夫·托尔斯泰

留下评论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