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从何而来的?

进化

laitman_2008-11-14_69841信息(根据英国调查结果):50%的被采访者不相信达尔文的进化理论;12% 信仰合理创造的理论,而10%认为生命是由上帝创造的。其余的都不清楚生命来源。
评论:生活会使我们搞清楚。“我们从何而来的”这一问题毕竟与“我们是谁?”和“为了什么?”相关的。而最后两个问题是跟痛苦之意义的问题同时出现的,甚至每一个人很快地都开始为这一问题的解答而关心。

暂无评论

儿童课程2009年2月20日

视频、电视、节目、课程

周五,2009220日,我给孩子们上了国际课程。此直播课程从希伯来语翻译成英语、西班牙语、德语、法语和俄语。

课程的题目是卡巴拉书籍

暂无评论

这个世界和精神世界的婴儿

卡巴拉精神

laitman_2009-02-03_3我收到了很多对婴儿在这世界和灵魂在更高的世界发展之间的关联性的要求的解释。解说如下:
《十个Sefirot的教育》(《Talmud Eser Sefirot》,或缩写《TES》)是最基本的卡巴拉教科书,包含超过两千页的难懂的文本,而其中大概三百页讲述到灵魂在更高Partzuf(母亲——Ima、Bina)的子宫内(AHaP)的发展。这发展可以持续七个、九个或十二个月——但通常持续九个月。紧接着是分娩和二十四个月的哺乳——后者同样在大约二百页以非常难懂的方式描写出来。
以这些冗长复杂的文字描写的究竟是什么呢?灵魂以心里之点开始其发展,当人提问:“人生的意义是什么?”。然后,人通过吸引到此点的更高之光开始演变自己的灵魂。首先,他经过“单一隐蔽”和“双重隐蔽”的预备阶段,然后进入一个称作受怀(Ibur)的状态。在这状态中,他依附更高的Partzuf,假设愿意不顾一切的困难和它在一起!困难不断增多,但通过与更高阶段的联结,尽管利己主义所造成的拉回的干扰,他越来越吸收更高阶段的品质——爱和给予——直到通过消减自己获得其全部的品质。这样一来,他不会是更高阶段中的障碍和异物。
这样就结束了胎儿形态的发展——即被动地吸收更高阶段品质的过程。胎儿通过被动接受光而演变,因此被称为血(“dam”,来自单词“domem”——非生命的),或者是更高阶段的品质被动地接受。
当人渴望着从消减自己转变为积极的与更高阶段的互相作用的时候,妊娠状态结束了。这迫使更高的阶段曾经的相互关联断开,仿佛一个母亲子宫内呆得时间太长的胎儿引起排斥。更高的阶段拒绝更低的阶段,并且迫使更低的阶段从事更加积极的关系——哺乳,此外,给更低的阶段安排好情况使他接受Hassadim的光(乳汁),然而,乳汁在更低的阶段中依旧转变成血(Dam)。
这哺乳期长达二十四个月,而在此期间,更低的阶段获得积极地给予、Bina、 Galgalta Einaim的品质。这一阶段使人可以存在于完整的更高世界,并和他的利己主义完全独立开——感知到更高的阶段并向它学习。
对我们根源和更高之力量的运作规律的知识,使得我们完全懂得怎样以理想的正确的方式对待和培育孩子,怎样与胎儿、新生儿以及与青少年交流,甚至如何建立正确的相互作用的系统,并创造条件使我们以最佳的方式利用在这一生所给予的——去达到我们创造的目标——机会。

暂无评论

关于卡巴拉学者的灵魂

卡巴拉灵魂

budenovets_100_wp问题:在一部讲述卡巴拉学者的坟墓的电影中说道:“Ari揭露这些坟墓,其中许多没有人知道。他路过特定地方时,说:“在这里有某某卡巴拉学者的灵魂”,并别人用石头指出了那一地方。Ari能够感觉到在什么地方位于特定卡巴拉学者的灵魂……”然而另一方面,卡巴拉解释,在精神领域没有地点也没有时间。这意味着卡巴拉学者的灵魂,作为精神世界的一部分,按照卡巴拉的地理如力量显示出就像其它精神力量吗?
答案:
在这世界中仅感到我们这世界的人无法展示灵魂,由于灵魂是创造者的一部分,即给予和爱的品质,而且随着该品质在人之中被揭露,人与他人团结并在那关系中感受到创造者,就像所谓的:“从对亲近的人的爱(爱品质的、Kli的创造)到对创造者的爱(创造者、光的情感)。
然而卡巴拉学者以分开地以及与身体(无论是活的还是死的)关联的方式感觉到灵魂,因为对卡巴拉学者而言,所有的愿望(我们的阶段或者是精神的阶段)——都是由他所感到的同一个愿望——唯一的创造物。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