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al Sulam《对〈卡巴拉科学〉的前言》(《Pticha》,提要)

Baal Sulam自然、创造者

bs_100_wp问题:在《光辉之书》中所说的,所有的世界位于人之中,一切都是为人而创造的,一切多亏人而存在的并发展的。这一切为什么要给人?
答案:创造者的意图是满足创造物。它一这样考虑,其念头立刻就实现了——一下子出现了完美的创造物。
问题:它为什么创造了世界、限制了完美直到最低的我们的世界,并把创造物抽入到了可鄙的动物体内。
答案:在《Etz Chaim》中Ari写到:“创造者所创造的是为了揭示其动作的完美”。
问题:这么完美的创造者怎么能做出那么不完美的动作——即创造必须自己从这个世界改正自己?
答案 灵魂由容器(Kli、愿望)和充满它的光(满足)而组成,此光来自创造者本身。因为创造者的意图满足灵魂,它必须要将其如同接受的愿望来创造。甚至愿望的大小决定接受满足的大小。
除了创造物之外,创造者中包括一切,由于创造物是接受的愿望,而创造者是给予的愿望。
问题:创造者怎样才能创造某种以前不存在的呢?
答案:在精神世界团结或分离依赖于品质的相同或相反。品质的相反——完全的分离,完全的相同——融合为一,部分的相同决定创造者和创造物之间的距离。
灵魂相反与创造者:给予的创造者在我们中创造了接受的愿望为了满足它。因此在精神领域灵魂离创造者特别遥远。
问题:创造者怎么才能创造某种与自己相反的呢?
答案:只有研读卡巴拉并有着“奖赏是满足创造者”的意图的时候,具有特别的力量(sgula)能使灵魂变得与创造者完全相同(融合)。灵魂逐渐地从AK和ABEYA世界阶段中获得愿望,直到达到彻底的与创造的一致,这就是完美的满足。看起来,整个世界以及在它们中所创造的是为了人,以便使灵魂达到完美,与创造者的融合。
从创造者到我们世界的五个世界组成了以便将灵魂插入到我们世界的物质的身体——最后的仅仅接受的愿望的形式中。因此,在我们世界的人有跟创造者完全相反的品质。
通过研读卡巴拉,人渐渐地达到世界阶段的给予品质并上升,直到达到只给予不接受的阶段。这样一来,它与创造者完全地融合,这就是他创造的目标。因此,所有的世界都是为了人而创造的。
世界是创造者本身的表现,但它们发生变化,但在完美中不会有变化吧?
世界和在它们所发生的(上升、降落、限制等)存在于人的灵魂中,在其灵魂的品质中。卡巴拉所说的都发生于人灵魂中。所形容的被分为念头和动作(实现)。
灵魂在无止境世界——创造者中状态是灵魂之间无何区别,灵魂都存在于创造念头中。这种状态也是在Adam Kadmon(AK)和Atzilut世界中。与创造者的分离,从念头到行动,开始于Beria世界。发生于念头上(中心之点)的Cimcum Alef(CA,第一限制)只是对来自那中心之点的灵魂而言,才有效,对创造者无何影响。
似乎是人在墙那边与他人,不是与自己本身,躲避自己那样,所有世界是隐瞒无止境世界的十个帷幕——它们在世界的每一阶段将光计量给灵魂。
凭靠光隐蔽阶段(过滤器)的力量和品质,灵魂获得光的品质。然而,十个Sefirot中的光在各个世界内都不变得。
只有在BYA(Beria、Yetzira及Assiya)世界中隐蔽的屏幕才会运转,于是只有在那里才有接受光的灵魂。甚至在BYA世界中灵魂被算是创造者的显现。
所存在的一切被分为:创造者的本质、Kilim(Kli的复数,容器)和光。创造者本身我们无法感受到并由头脑领会到。在Kilim中含有两个相对的品质——隐蔽和揭露。最初Kli隐瞒创造者,这下隐蔽阶段出现。但是随着灵魂的改正,隐蔽阶段变为揭露的、达到创造者的阶段。
相对的隐蔽和揭露的品质存在于灵魂中,而且隐蔽变成揭露。灵魂在改正过程中越是粗暴并越躲避创造者,那改正后就越明显地揭示它。这样一来,那两个不同品质是同一的。
无法将光与创造者分离。在Kli之外不能感觉到创造者本身。什么进入我们灵魂中、改正的品质中,我们就领会到什么。我们所理解到的一切来自它并“穿上”我们灵魂(品质、十个Sefirot)。因此,将从创造者那所感知到的我们被成为“光”,但这是我们灵魂改正品质中主观的情感。

暂无评论

会议纪影:第三天

会议、活动、对话
暂无评论

会议纪影:第二天

会议、活动、对话
暂无评论

会议纪影:第一天

会议、活动、对话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