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幸福的仇敌

人类、社会经济

laitman_2008-11-14_7158信息最不幸福的人住在最富足的俄罗斯城市——莫斯科和圣彼得堡:伤心的脸、脾气急躁和抑郁情绪——这一切都是在经济发展的不可避免的负面现象,就像是在遵循欧洲价值观的国家那样。
答案:在人山人海的地方中积极地发生愿望的交流,也就是说有越少的机会去满足它们,后果是抑郁、精神衰弱等。只有从这些愿望上升到更高的、精神的、可以(完全和永恒地)被满足的愿望才能够治愈。

暂无评论

治愈一切疾病

人类、社会利他主义卡巴拉

laitman_2008-11-14_7030问题:你怎么看待抗抑郁药的消费?
答案:如果有了抑郁或恐惧或任何其他疾病,需要不惜一切代价熄灭它,然后,当病情已不控制人时,就要开始学习卡巴拉。无论如何,不会有什么别的治疗法。卡巴拉被形容“治愈一切不适”。只有光才是创造的。后来给它附加上了使用愿望的意图:“为了自己”或者是“往自己之外”(为了他人、亲近的人、创造者)。“为了他人”的意图使它接触的愿望与创造者相同,即给予者。那时根据相同的规律(“连接起来的容器”)更高的光、健康、福利、活泼以及永恒的生命进入那愿望!

暂无评论

卡巴拉是治疗抑郁症的良方

人类、社会利己主义

laitman_2008-11-14_6989问题:许多人们感到抑郁,因此都不愿意起床,而一旦起了,就向往着回到床上。怎样帮助得了抑郁症的人?
答案:全部的物质——愿望。其满足——光。此光的微小剂量充满我们的世界(Ner Dakik)。如果愿望变大了,而光没变,抑郁就要到来。怎样才能将光变大?只有通过学习Tora。或许平常的研读也会有帮助。近日许多人返回到信仰。也有给商人的《法典》的课程。这让人心安静下来,平衡下来,给予安全和肯定性的感觉。这只不过是心理。但这不会维持很久。自我主义毕竟一直在长大。终究都会来到卡巴拉,那是因为我们世界中存在的微小剂量的光不会安慰我们。利己心促使我们向创造者那走进。这就是自我主义的角色。因此,通过传播卡巴拉我们会缩短吃苦的人的抑郁之路。

暂无评论

抗抑郁药和卡巴拉

人类、社会

laitman_2008-11-13_6695问题:根据2002年的调查,之前十年里,英国抗抑郁药的消费增加了234%。2005年美国的调查显示,百分之十一的女性和百分之五的男性没有接受正式的治疗,但仍然使用了抗抑郁剂。抗抑郁药怎样影响着人类精神的发展?
答案:如今抗抑郁药是最实用的药品之一。给孩子们,宠物都开药。利己主义在这个世界无法满足自己,而且还没意识到,满足处于更高的世界,似乎处于在我们和更高的世界之中,在中间的状态中。自我主义的长大会使人来到卡巴拉如能给予满足的手段。而暂时——吃苦!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