危机——新世界的诞生痛苦

全球危机精神

laitman_2008-11-14_6935现如今我们的世界位于子宫内其发展期的末尾。当前的危机是阵痛,自私自利演变的最后一阶段。而从此状态中脱离是分娩。
Baal Sulam解释,埃及出是精神的诞生。从这一角度来看,整个人类现在正结束胎儿的发展。而危机是精神诞生之前的阵痛。这些阵痛可以是很长的,就像是在我们世界似的——快要产生的女人一会儿疼,一会儿又不疼,一会儿减弱,一会儿增强。因此,当危机的情况不那么严重的时候,似乎一切回到了自己的老圈子,我们也不能平静下来,平衡下来。
世界将会开始嘲笑卡巴拉学者:“哎呀,你们干吗要吓唬我们会发生什么可怕的事情,干嘛要说一直会是这样,直到我们放弃利己心——看看,一切都正常起来了,而我们又在返回到这生活节日中”。但让卡巴拉学者有耐心——第二波第三波都会来的——就像生产时候的阵痛——到最后生产会发生——从利己主义出来到给予的品质。然而,我们宁愿尽量缩短这痛苦的时间,以便迅疾地、立刻、通过一个努力生出来。这是可以的,能够明显的缩短阵痛之间的时间,减少阵痛的数量,换言之,加快诞生过程。
胎儿什么时候出生?当阵痛变得越来越快直到融合到一个,不再一阵一阵地发生。阵痛已经不是一点一点来的,它们集中起来。我很希望这会发生得快。这毕竟是不舒服的过程,可取的是用力推一把从而通过这过程——目前的危机,而不是又从头再来。
在精神过程的例子中我们目睹了这一点。精神诞生阵痛已经算是诞生。不像这个世界那样,当女人分娩的一个月之前就感受到偶尔的阵痛。在改正的精神对象中阵痛很快的集中于胎儿周围并将之推出去。产生阵痛的目标——打开新生儿出现于崭新世界的“门”。
(来自:早晨课程2009年1月29日)

暂无评论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