危机——新世界的诞生痛苦

全球危机精神

laitman_2008-11-14_6935现如今我们的世界位于子宫内其发展期的末尾。当前的危机是阵痛,自私自利演变的最后一阶段。而从此状态中脱离是分娩。
Baal Sulam解释,埃及出是精神的诞生。从这一角度来看,整个人类现在正结束胎儿的发展。而危机是精神诞生之前的阵痛。这些阵痛可以是很长的,就像是在我们世界似的——快要产生的女人一会儿疼,一会儿又不疼,一会儿减弱,一会儿增强。因此,当危机的情况不那么严重的时候,似乎一切回到了自己的老圈子,我们也不能平静下来,平衡下来。
世界将会开始嘲笑卡巴拉学者:“哎呀,你们干吗要吓唬我们会发生什么可怕的事情,干嘛要说一直会是这样,直到我们放弃利己心——看看,一切都正常起来了,而我们又在返回到这生活节日中”。但让卡巴拉学者有耐心——第二波第三波都会来的——就像生产时候的阵痛——到最后生产会发生——从利己主义出来到给予的品质。然而,我们宁愿尽量缩短这痛苦的时间,以便迅疾地、立刻、通过一个努力生出来。这是可以的,能够明显的缩短阵痛之间的时间,减少阵痛的数量,换言之,加快诞生过程。
胎儿什么时候出生?当阵痛变得越来越快直到融合到一个,不再一阵一阵地发生。阵痛已经不是一点一点来的,它们集中起来。我很希望这会发生得快。这毕竟是不舒服的过程,可取的是用力推一把从而通过这过程——目前的危机,而不是又从头再来。
在精神过程的例子中我们目睹了这一点。精神诞生阵痛已经算是诞生。不像这个世界那样,当女人分娩的一个月之前就感受到偶尔的阵痛。在改正的精神对象中阵痛很快的集中于胎儿周围并将之推出去。产生阵痛的目标——打开新生儿出现于崭新世界的“门”。
(来自:早晨课程2009年1月29日)

暂无评论

关于爱情

人类、社会团结精神工作自然、创造者

laitman_2008-11-14_7126爱的特性是给予。去爱意味着去给予。因为满足了对方,我自己感受到满足。我怎么才能满足他呢?用什么来提供满足?通过我对他的态度。那么他怎么能由我而满足?只有如果他爱我——在这种情况下,如果我以爱来对待他,他就会因此而感到满足。而且如果我不爱谁,就会把他的好心当作驴肝肺,而且这会使我和他更加疏远。
创造者本来就以爱的方式来对待我们,因此,只有向它、对它而言我们才能表白自己的爱——满足它、令它愉快,那是因为它本来就爱我们。
人与人之间这是不可能的。只有如果我们在人与人彼此关系中揭露创造者,如果我们渴望团结以便在我们内心出现了对它的爱,只有这样在我们之间能够建立关系并揭示出爱。那是因为这一爱使用着创造者的爱,换言之,必须要有三个力量“我、他人、创造者”,否则爱情不会存在。必须要他本来就给那些渴望的提供爱!从而,如果人与人之间关系中不包括创造者,我们就无法达到爱。
爱不会是单方面的。爱意味着将你自己的对谁的态度来满足谁,然而,他本来就爱我并享受我对其的态度。
换句话说,只有人和创造者之间才会存在爱,因为创造者原来就爱人。而且,人与人之间也可以有爱,一旦他们之中存在着创造者。因此,对“爱人”、动物、人们、孩子的爱都不算是爱,这只不过是我们对这一切的态度的表白。那是因为我满足某某的“对某某”的愿望,但却不充满其对我的爱——这爱干脆不存在。这样一来,仅仅如果创造者作为爱的根源存在于我们内心,此爱才能浮现。
因此互相担保(Arvut)的条件在每一个人中造成对创造者的爱的出现信心,甚至保证互相团结一切的爱将会成功。正好当人再也不需要什么,能够以爱充满他并给予一种似乎创造者那样表白自己的爱的机会。当每一个人接受到独特和对未来安全(Arvut)的感觉那一刻,他就可以演变对亲近的人爱,并将爱向他人表达。

暂无评论

难以预测后果的规律

人类、社会历史科学进化

laitman_2008-11-13_6708信息Andrew Gelman教授陈述到,“难以预测结果的规律会出现在简单的系统试图统治复杂的系统的时候。政治体系很简单。它运转有限制的信息、短暂的视野、低反馈的以及不恰当的偏移的动机。社会则恰恰相反——复杂的、在演变中的、高度反馈的、刺激驱动的系统。简单系统尝试凋谢复杂的系统时,经常会出现难以预测的后果。
最近一百年内的“不可取的后果“的例子:
·    奥地利公爵Ferdinand暗杀:本来期待无恶意的冲突却引发了第一次世界大战
·    对德国严肃的条件(凡尔赛条约)强迫了德国开始第二次世界大战。
·    通过核武器想要快速地结束战争,从而开始了核军备竞赛。
·    Richard Nixon取消了美元与金本位体制(1971年)。美金失去了其百分之九十三的价值,中产阶级的私蓄以及保障积蓄和退休金的系统绝迹了,
·    低价的石油停止了替代能源的项目,并将在未来导致能源问题。
评论:这些只不过是无法反悔的过去的错误,那时还没有揭露全球性的封闭的全地球完全互相依赖的系统。现如今,无论是地球何处,任何一个错误将会导致难以预测的多米诺骨牌效应在不同的地点和不同阶段上。在这种情况下,根据卡巴拉,最好是:“坐下并什么都不做”。或者说,“冻结!”
那是因为每一个行动都是自私的,对他人,即完整的系统,有害的,所以一定会导致负面的后果和反应——这种行为不符合统一系统的规律。(互相担保规则——Arvut)。
唯一恰当行为的办法——考虑到整个人类的福利。但仅当有着“我们像一家人”这一感觉,才能够实现这一点。甚至用数学或法律都无法计算出来!只有在最高的光影响下才能开始考虑到别人,因为光将天生的自我主义改变为自然而然的给予和爱的品质——即更高世界的品质。我们还是需要经历这种转变。

暂无评论

生命、死亡和灵魂

灵魂精神

laitman_2006_chille_019_wp问题:人走完了这一生的路,去世了。一辈子都没有出现心里之点……当Ner Dakik(精神的火花)离开物质的身体时死亡发生吗?
答案:并不是。身体根据生理规律来生活并故世。但如果人从其心里之点发展出至少第一个精神阶段——最小的十个Sefirot,那么在它们中,即使人体死了,都感受到更高的世界。
问题:你总说人死了之后,又重新诞生在这个世界。具体哪些卡巴拉学者证明了这一点?卡巴拉毕竟不会提到由卡巴拉学者没证明的事物。
答案:参看Ari的书籍《生命循环之门》(《Shaar Ha Gilgulim》)。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