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发展的转折点

全球化进化

laitman_2006_chille_005_wp进化从未停止过,如今我们位于从“自私的世界”到“利他的世界”的过渡点。
根据卡巴拉,地球上的任何生命的层次都经过同样的进程。
通过研究细菌的进化,我们知道,在某段时间内,情况迫使敌对和竞争的细菌变为和平的互相运转的——以便形成新的多细胞实体的生物,然后从它们造成了复杂的有生命的机体,包括人体。
类似的过程发生在其它的自然层次上:从非生命的到“人”的。换句话说,我们将不得不从敌对的竞争的团组、民族、宗教和文明转到全球家庭的意识。我们毕竟是由同样的内在的数据(Reshimot——我们发展的精神基因)运转的。这些精神的基因如生物的数据为我们显露出。
利己主义的厚度(Reshimot的Aviyut)不断地增长并于是引起进化过程。自我主义通过阶段令和一(非生命的)、阶段二(植物的)、阶段三(动物的)直到达到其最后的阶段四(人)来发展。在第四阶段中一个特别的自我主义的品质被发现——自我主义与其创造的更高的阶段、创造者或自然的关系。
但因为第四个阶段也是通过其本身的阶段令一二三四渐渐地发展,所以只有在阶段四的第四层面在人类中才出现自我主义的全球性。那是因为正在这个其发展的阶段中,必须开始与源头——创造者——联系上;变为同一,就像创造者那样。
我们把人只是看作生物的体系。当这个系统达到其发展确定的阶段(自我主义的阶段四)时,“系统坠毁”——即系统上升到下一个(已是全球性的)组织和运转的阶段。这就是目前在我们社会所发生的。在我们之内开始浮现新的——“精神的”——演变的阶段,甚至它要求与创造者的相等。而我们暂时将之指定为全球性的、统一的。
然而,随着与新的自我主义在我们之内认识,我们将会感到需要去从其内部中感受到适合它的满足——创造者。

暂无评论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