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发展的转折点

全球化进化

laitman_2006_chille_005_wp进化从未停止过,如今我们位于从“自私的世界”到“利他的世界”的过渡点。
根据卡巴拉,地球上的任何生命的层次都经过同样的进程。
通过研究细菌的进化,我们知道,在某段时间内,情况迫使敌对和竞争的细菌变为和平的互相运转的——以便形成新的多细胞实体的生物,然后从它们造成了复杂的有生命的机体,包括人体。
类似的过程发生在其它的自然层次上:从非生命的到“人”的。换句话说,我们将不得不从敌对的竞争的团组、民族、宗教和文明转到全球家庭的意识。我们毕竟是由同样的内在的数据(Reshimot——我们发展的精神基因)运转的。这些精神的基因如生物的数据为我们显露出。
利己主义的厚度(Reshimot的Aviyut)不断地增长并于是引起进化过程。自我主义通过阶段令和一(非生命的)、阶段二(植物的)、阶段三(动物的)直到达到其最后的阶段四(人)来发展。在第四阶段中一个特别的自我主义的品质被发现——自我主义与其创造的更高的阶段、创造者或自然的关系。
但因为第四个阶段也是通过其本身的阶段令一二三四渐渐地发展,所以只有在阶段四的第四层面在人类中才出现自我主义的全球性。那是因为正在这个其发展的阶段中,必须开始与源头——创造者——联系上;变为同一,就像创造者那样。
我们把人只是看作生物的体系。当这个系统达到其发展确定的阶段(自我主义的阶段四)时,“系统坠毁”——即系统上升到下一个(已是全球性的)组织和运转的阶段。这就是目前在我们社会所发生的。在我们之内开始浮现新的——“精神的”——演变的阶段,甚至它要求与创造者的相等。而我们暂时将之指定为全球性的、统一的。
然而,随着与新的自我主义在我们之内认识,我们将会感到需要去从其内部中感受到适合它的满足——创造者。

暂无评论

关于银行系统

全球危机经济

skeptik_100_wp1新闻(来自《金融时报》):西方国家牺牲于救护银行系统的巨额资金按照三个月内协调的计划应该要恢复投资者的信任。
然而,目前政府和银行又在接触一波威胁。几个月之前所定的前所未有的措施,如今仍显得不足够。银行的资产使得股市指数和资产价格下跌。
评论:谁都不理解我们出现了于另一种坐标系统上:当一切是一同工作的,这一事实。目前只有那些向给予、对所有人有益的行动才会成功。其余的一切将失败,或许不是立刻,但在不远的未来——肯定会。我们要逐渐地学习什么是正在发现的新世界!暂时没有人相信我……

暂无评论

全球教育的必要性

人类、社会全球化

wp_chicago_100信息:随着全球变暖丰收将会减少,这样的话地球上一半的人口会挨饿,尤其那些住在热带和亚热带——从美国南部到巴西的南部,从印度的北部到澳大利亚的南部以及非洲。
评论:这些人们不得不离开自己居住的土地并向北流动。发达的国家是否能忍受这一切?如果是,那么会怎样呢?就像Baal Sulam在其文章“最后一个年代”中所描述的——通过核武器?
补充:我们所有的问题都来自于我们与自然的分开——我们认为所存在的一切分为“人”和“周围的环境”。此对自然的态度制定对任何环绕对象的看法,如同人以及其附件。
一旦我们关注周围的环境,那也就是为了自己的狭窄的利益,而不去考虑到完整的自然体系。关闭自然体系的危害使我们遭遇负面的反应。而因为人们是自然的一部分,所以在其机体和存在的各个层次都吃苦头。
因此,我们得将我们教育计划“环境保护”转变为养育的计划“人如同自然统一的部分”。主要的不是清洁污染的环境,也不是恢复其生态系统,问题在于统一的系统的创造,当一切是“统一的自然”,而不是“人和自然”。教育计划应该是一个,就像自然一个是。应该向有生命的体系来适应组织我们生活的计划——如同一个完整的体系。

暂无评论

生态学家应该向自然学习

生态科学

img_3561_100_wp1信息:将猫运到了澳大利亚的一个岛(Makueri)上。猫大量繁殖并开始毁灭鸟类。为了限制猫繁殖,生态学家将兔子送到了岛上。
过度的兔子繁殖威胁破坏岛上的植被。本来的生态学家的目的是救护被猫吃掉的鸟。为了恢复毁灭的植物,会需要24 00万美金。该岛并不是第一个由环境保护者制造的对自然有负面影响的例子。
评论:生态学家应该接受一段卡巴拉课程,以便知道如何来正确地设计封闭的、和谐的生态环境。

暂无评论

进化的逆转是不可能的

科学进化

img_3147_100_wp信息:科学家发现,随着进化而改变的机体的特点无法回到原点的状态。研究家根据长期的与苍蝇Drosophila melanogaster的试验来这样声名。其试验在《Nature Genetics》杂志中有详细的描述。苍蝇不是通过改变基因而是通过修饰基因来适应周围环境的条件。
评论:从最高的阶段创造物降到了我们世界的阶段,以便使人有意识地从整个这个世界上升到完美的、给予和爱、和谐和平衡的阶段。任何行动都是向最后的目标而指定的,朝那里只有一条路。但是人可以要么阻碍,要么加速其过程,并且,如果阻碍,就会引起痛苦和危机,而加速的话——福利和舒适就会到来。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