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向更高的生活

rav_2008-11-07_blackpool_sea_img_3319_w问题:看了“细胞的内在生活”视频我明白了你是怎么从医学控制论走到卡巴拉的。

答案:其实这类视频让我们知道了研究细胞和整个个体的运作的科学家的想法。我不是生物学家,我的专业就是由假的器官来形成个体的部分。但为了这样去做,先要描述其行为。

卡巴拉一下子给我揭露了世界最基本的规律———“最佳自我主义的规则”:在任何物质存在的层次(非生命的、植物的、动物的和人性的)都通过尽量小的努力(力气、给予)去接受经量大的(满足、愉快)。该条件是每一个事件(动作)的背后,而且它一定要引起某个动作。

我们无法抗争此规则,甚至非要依赖于其所制定的去做。我们存在于其中。其对我们控制隐蔽造成我们自由存在的幻想。逐渐地这个规律揭示出来,而我们发现它使我们与自然相反。自然呢,虽然创造了我们世界的物质,但创造了与自己完全不同的物质并越越它。那是因为自然(作为外在的球状,其中存在我们的世界)却是绝对给予的规律。

最佳接受(利己主义)规则的实现令我们与绝对给予的规律越来越相反,换言之,我们的世界越来越不同于自然(创造者)。对于我们而言,遵守绝对给予的规律意味着“像你自己,爱上你接近的人”。在这种情况下,每一个人为了能够正常地生存下去都会收到他必需要有的一切(不是最低限度,而就是所必需要有的)以便他的动作给社交带来好处。与自然的相同使我们感到全部的宇宙是由完美性充满着的。

这就是从医学控制论到卡巴拉的转移。

留下评论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