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巴拉国际会议“揭示一个新世界”

卡巴拉

bnr-316x208_cina_1ok卡巴拉研究中心欢迎您来参加将于2009年2月2日到4日在以色列(特拉维夫)举行的国际会议。2009年的会议期待着六千多卡巴拉学员从52个全世界的国家来参与。会议的目标是揭示一个新世界、团结我们的心以便从充满危机的世界上升到精神世界,并与自然、上边之力量联结。

会议包含迈克尔莱特曼的课程、共同进餐、研讨会、朋友聚会、歌曲、文化晚会。这年也欢迎儿童和年轻人来参加会议。他们将会享受到专门为他们准备的种种活动。

欢迎!

请在这里注册

暂无评论

危机时代的艺术

全球危机艺术

httpv://www.youtube.com/watch?v=btinjqt8WII

暂无评论

过去我们都是猴子

人类、社会进化

chiyuch_100_wp问题:人(说话的层次)在地球上是如何演变的?你写道,数百万年前原始人出现在地球上。人是如何出现的?

答复:当然不是用泥土黏在一起的;是父母给了他生命。如所有的动物那样,包括我们。那么人和他的双亲有何区别?区别就在Reshimo(精神基因)。此精神基因属于我们世界最后一个利己主义的阶段。

一切都是根据HaVaYaH的四个阶段即非生命的植物的动物的和人性Reshimo演变的。达尔文以及其他所有理论学家的错误在于他们认为从一个阶段能够进化出另一个、更高的阶段。这绝对不可能。

然而,由于灵魂降临到我们的世界,在以前的阶段,在其最后一个环节具有下一阶段的信息(Reshimo。以此类推,在一个世代之内猴子诞生了人。

第一批人类和他们的父母几乎差不多。但是,依赖于人类的本性,一个年代期内逐渐地发展,脱离猴子并变成越来越发达的人。Reshimo(精神基因)使他们继续发展和连接。他们开始更加地感受到人层次的痛苦并于是变为人。

一切万物有创始于Reshimo(精神基因),而非,按达尔文所说的,盲目的自然进化。

 

暂无评论

灵魂的永恒引擎

利他主义科学精神

laitman_detsky-urok_8725_w新闻报告(摘自gizmag): 润滑使世界所有的机械运作,即便如此,摩擦至少损失了四分之一的能量。尽管使用了巧妙的润滑方法,在制造汽车引擎时也会因为摩擦至少损失15%的能量。大部分的机械,摩擦损失高于15%和热量的后果是每年都造成高达兆美元的修理和维护。现在用液晶产作的润滑剂承诺摩擦大大地减少了,甚至大约五年之内市场上将有一些相当卓越的润滑剂———使摩擦降低至几乎零的油。

我的评论:如果他们发明人与人之间要用的油,那该多好啊……说实话,这种油已经存在了给予的品质确切地创造出这种彼此之间的互相联系。 它不仅消除摩擦,而且为引擎(共同的灵魂)创造额外的能量去运转。这能量来自于每个人给予大家的意图。然后涌现出的共同给予的意图,称为创造者,创造无限的能量和永恒完满的感觉。

暂无评论

我们存在于所有世界的中心

卡巴拉现实、世界、宇宙科学

30_100_wp3新闻报道(翻译自CNews.ru):一些牛津大学的研究人员向《物理评论快报》(世界最有名的物理期刊之一)提交了一份文章,以解释观测到的宇宙动力学。此文章提出,我们在一个特殊的,独特的宇宙中的地理位置,其物质的密度过低而且对于作为一个整体的宇宙是不合规则的。根据这称作地球中心的理论,我们位于宇宙的中心。

另一种观点是所谓的“哥白尼的原则”,假定宇宙是统一的,并且声明地球或太阳系可不占有特殊位置。这是当代科学理论的基本原则。无论如何,这不能够解释现代世界科学概念。

评论:根据卡巴拉科学(《关于十个Sefirot教育》,第16部),我们的世界是最低的精神世界(即Assiya)的最后一个阶段,甚至位于所有世界的中心,而我们世界的中心是太阳系,其中心是地球;地球的中心是以色列,以色列的中心是耶路撒冷,耶路撒冷的中心——莫里亚山,然后是圣殿,然后是最后的——至圣所(有特殊文物的房间)。这所有的一切都反映了精神力量的影响和均衡。

现代科学接近尾声,将会到达其质变发展的最高限度。已经出现了它无法逾越的屏障,所以它在调整其理论以吻合卡巴拉几千年来所讲述的。在《生命之树》的第一部卡巴拉学者Ari写道,我们的物质世界存在于所有圆圈之中———即精神力场中:

……直到在那个中心之点找到我们的世界
位于所有圆圈中间、裂着大口的空旷之中。
而如此从无止境被远离的———比任何世界都辽远,
而因此,物质上这么低
它毕竟处于所有圆圈中间
在裂口空旷的最中心……

暂无评论

历史转折点

卡巴拉历史

 

10_100_wp2问题:你写道,“Mashiach Ben Yosef是十六世纪时由伟大的Ari作的现代的改正方法的、卡巴拉的揭示”。我们能否类推,Mashiach Ben Yosef也是一个由Baal Sulam做的揭示。或者将会有其他更完整和强大效果的方法揭示?

回答:在《Shamati(《我听见了》)的第102文章,有关AriBaal Sulam这样写到:“之所以神圣的Ari曾是Yosef的儿子Mashiach,能够揭露这么多智慧,是因为他从“揭露的世界”获得了许可。”。

至于Mashiach Ben David,提到了很多,但它们都描写不同的事物,而且只通过个人揭示才能理解,要我说,我更倾向于引用主要的文本来源。

问题:你怎么看待《Bakhir之书》?

回答:Baal Sulam在文章“揭露一部,涵盖两部”中这样写到:从Ari教导在这世界的揭示,所有的卡巴拉学者放弃了其他书籍,甚至只有研读《光辉之书》及Ari的书籍。

问题:你说过1995年是历史转折的一年。在1995年到底发生了什么?

回答:我感觉到这一点,是因为开始出现了不一样的学生:他们都很认真、勤勉,而且坚持地追求目的。甚至今天他们组成全球Bnei Baruch团体的核心。除了这些,当然还有那些隐含的普通旁观者的内在的变化——即更加清晰地一种新的精神力量在这世界揭露出来了。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