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不能预测未来的危机

全球危机历史自然、创造者

问题:我读到一部有趣的著作,是帕诺夫写的,题为“世界历史行星周期的危机”。在这部著作里,他使用插值文明革命时代的方法并得出一个结论:在自然和人性的发展中,下一个最重要的危机预定在2027年发生(Snooks–Panov的垂直)。这场危机之后,整个人类文明的发展将根本改变。你怎么看待这件事?并且是2027年而不是2239年(按照卡巴拉以这一年为改正的过程束)?

回答:关于危机有很多的假设,而且人们的预感是有道理的。然而,他们知道危机的根源,过程和意义吗?预测日期是毫无意义的,因为我们不能考虑到我们参逐步认识这一进程和自觉地改正自己中,这一点将立刻产生积极的变化,并加快整个进程。

这是因为“危机”是恢复我们与自然平衡(相等于给予和爱特点之中)的过程。一旦我们达到全球化的利己主义,我们就开始受到共同自然力(全部自然全球性的共存)的影响,此力量迫使着我们接近于它(如身体的各部分互相协调)。

如果我们意识到这个自然对我们的需求也有志于符合它,那就越渴望着成为整个自然系统和谐的一部分,越不需要其负面改正的影响,即我们感觉到痛苦(战争、饥饿和破坏)。

因为我们无法计算自己参加于改正这一过程中到何程度,所以无法预测全过程的流动。预言家古代卡巴拉学者)描述这一过程,但是没有加入人性的因素,因此他们所描述中充满全球范围的糟糕痛苦。但是,我们有能力改变其进程,甚至因此我们被给予卡巴拉。这也说明卡巴拉一直到如今被隐瞒的原因,以及为什么卡巴拉现在呈现给大家。

暂无评论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