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去往何方?

全球化

问题:我在“The Marker”上看见一个有趣的大标题:“美国正在转变成为—个社会主义的国家,许多年为之而奋斗的”。

我们自然正促使我们去关怀彼此。不愿意看到整个经济崩溃的美国领悟到每个人相互联结,甚至现在也开始理解到资本主义的后果。这难道就是自然指引我们朝向正确的共存结构吗?

回答:完全正确!我很高兴近来这么多关于危机的新文章刊登在新闻上。它们已经表明人们理解到了产生危机的原因——是人类在社会中不正确的行为。此外,一些文章甚至指出自然本身在促使我们去改正我们的社会关系。

暂无评论

我们不能预测未来的危机

全球危机历史自然、创造者

问题:我读到一部有趣的著作,是帕诺夫写的,题为“世界历史行星周期的危机”。在这部著作里,他使用插值文明革命时代的方法并得出一个结论:在自然和人性的发展中,下一个最重要的危机预定在2027年发生(Snooks–Panov的垂直)。这场危机之后,整个人类文明的发展将根本改变。你怎么看待这件事?并且是2027年而不是2239年(按照卡巴拉以这一年为改正的过程束)?

回答:关于危机有很多的假设,而且人们的预感是有道理的。然而,他们知道危机的根源,过程和意义吗?预测日期是毫无意义的,因为我们不能考虑到我们参逐步认识这一进程和自觉地改正自己中,这一点将立刻产生积极的变化,并加快整个进程。

这是因为“危机”是恢复我们与自然平衡(相等于给予和爱特点之中)的过程。一旦我们达到全球化的利己主义,我们就开始受到共同自然力(全部自然全球性的共存)的影响,此力量迫使着我们接近于它(如身体的各部分互相协调)。

如果我们意识到这个自然对我们的需求也有志于符合它,那就越渴望着成为整个自然系统和谐的一部分,越不需要其负面改正的影响,即我们感觉到痛苦(战争、饥饿和破坏)。

因为我们无法计算自己参加于改正这一过程中到何程度,所以无法预测全过程的流动。预言家古代卡巴拉学者)描述这一过程,但是没有加入人性的因素,因此他们所描述中充满全球范围的糟糕痛苦。但是,我们有能力改变其进程,甚至因此我们被给予卡巴拉。这也说明卡巴拉一直到如今被隐瞒的原因,以及为什么卡巴拉现在呈现给大家。

暂无评论

小齿轮

团结视频、电视、节目、课程

一个关于我们互相结合,疏远并回到团圆状态的故事……

暂无评论

历史是Reshimot的浮现

历史

问题如果在过去我们是猴子,那么谁创造了猴子呢?我还不能确定应该相信什么:进化还是宗教?

回答卡巴拉陈述说这世界的发展并不依赖自然选择的力量和“优胜劣汰”的特点,而是依赖于我们内部出现的Reshimot次序。Reshimot是一种关于灵魂从上往下、从无止境的世界往我们世界降临的信息。该信息数据是由于整个创造物从无止境的世界到这个世界的落后而造出来的,因此它们作为一条有关每个阶段降落信息的螺旋在我们内部存在。

今日我们(以及所存在的万物)感到如在内部浮现出有关这些(从下往上)Reshimot阶段的信息,而且一定要实现它们,要么通过光之路,要么通过痛苦之路。选择光之路意味着研读卡巴拉,我们未来的阶段,并从那里吸引改正之光(Or Makif)。选择痛苦之路表示不研究系统的结构,不吸引下一个(未来)阶段的光,而仅仅忍受着必须实现的Reshimo压迫。

因此,没有进化,只有预先所被定的数据逐渐地表现。所有的一切事先得知,除了通过阶段升起的方式:有意识的(即快速和愉快)或被迫的(即缓慢和痛苦)。仿佛一条电影胶片———所有未来镜头已经存在,只是对观众来说渐渐地出现。

而言之,达尔文和宗教都不正确。

问题:你是否否认历史重演的可能性以及其他人的权利去使用自己的名字来指定自己的方法?难道他们应该不用名称吗?

回答:历史不会重演。在我们面前展开的历史是Reshimot(信息记录)逐步地、有顺序地展示。对人权我却不感兴趣。如果不是科学,如果不依赖于“法官所知道的仅仅限于他所看见的”这一原则,我就不会去考虑到。在我们这时代,所有的“科学”和“教育”的真实性将被测试,并且按照真实性的程度,它们将成为卡巴拉的部分。

现在这场革命在我们的意识中还不明显,因为卡巴拉本身仍然隐蔽着。但卡巴拉揭示之后,连科学家都会觉得惊奇———那么“纯粹”的、不限于自私思想的经验,甚至自己摒弃与明确世界感知不相关的所有一切,如同在《光辉之书》中所阐述的:人只能达到物质和物质的形式,而不能感知抽象的形式和实质(阅读《对<光辉之书>的序言》)。

至于方法的名称,这丝毫无关紧要。这样做要么是我们利己主义的的要求,要么科学符号和定义的必要性。

暂无评论

足球的精神之根

体育

问题:足球吸引许多人的注意。它的精神根源是什么?我听说,Rabash路过足球场时,说过这是一个特别的地方,因为它能给人们带来喜悦和满足。足球完全由物质性的、自私的球迷的愿望充满着的。那么你的老师Rabash在那个地点看到了怎样的上升?抑或这仅仅是个笑话或寓言还是足球真的有精神之根?

回答:重要的不是足球本身,而是人在生活中因这游戏而获得乐趣。当然,此快乐来自于创造者。与这类似的寓言很多。

如果尚未呈现人的心里之点(对创造者的向往),他存在于无意识的精神流亡中,并且存活者在此状态中,他去享受自己的微笑的愉快———“细小的光照”。

这里所谈是仍未准备实现精神工作的人。光将人们聚集在一起并给予他们一些满足感,因此,这是个特别的场所,在那里他们谁也不伤害,恰恰相反,互相联合。

问题:那如果我又想当足球家,又想当卡巴拉学者呢?

回答:试试吧!

暂无评论

如何控制想法?

愿望、思想

问题:是否存在能停住思想的方法?我能否学会怎样控制我的念头?

答案:当然!我们经常考虑我们不想考虑的,并常常尝试给我们的想法套上龙头,改变它们或者用另一种的想法来代替。如果我们做不到这个,就觉得自己很虚弱、很笨、对自己失去了控制。

其实我们的念头不是凭空而来的。即使我们感觉不到,愿望先在我们心里出现,然后才出现念头。就是说愿望引起念头。所以说,我们所思考的让我们知道我们想要的是什么:如何收到、留下并发展所想要的,或者,如何远离不想要的东西。

通过思维无法来改变愿望。思维只不过可以改变愿望的大小:让它减小或增大。我们也不能把一个念头改为另一个。

通过控制愿望我们才可以控制思想。

这样的话,我怎样才能改变我的意愿呢?很简单:通过环境(团体、书籍、老师)!

暂无评论

团结的概念漂浮于空气中

全球化全球危机团结

img_1504__wb问题刚刚发行了“时代精神”(Zeitgeist Addendum)第二部纪录片。在第二部电影中作者鼓励整个人类团结起来。此外,他们给予新世界的处方:公平地资源分配、新的教育、互相担保,乃至提到自然规律。他们是Bnei Baruch的伙伴吗?

答案:不,我不认识他们。但是团结的全球化的概念已经漂浮在空中。我很高兴越来越多的人觉得这很重要,并且感到将这些概念实现于人性社交区中的必要。无论如何,仅仅最高之光才能进行一切变化,此光只是当我们学习根源时才降临下来。只有在真正的卡巴拉书籍中,才具有根源之光的描述。在我们的世纪最有效的书籍是由Baal Sulam写的。我们一直都研读它们!

在别的地方没有什么我能寻找的,因为我已经给自己而又在我身上证明了此方法的效果。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