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谈论到全球的危机,我们就担负不起延迟

全球化全球危机

问题:金融危机与“全球的卡巴拉革命“之前你怎么能画出一条平行线呢?这不过分吗?

答案:有对象独立的状态,也有对象在一个系统中相连的状态。在后者中新的特别的规律显露出来:全球化、通讯、相互联系与相互依赖的规律。 

于是,当我们没有连接的时候,没有必要考虑到此系统,并跟随自然的“给予及爱亲近的人”的规律。一旦在古代巴比伦———第一个全球性的文明 (全球性限制于当时的时期、地点)建立了紧密的相互联系,就立马发生了危机,即我们与人性的自然规律:“像自己一样,爱上你亲近的人”有区别了。

在巴比伦我们通过整个系统或文明的消除来处理这个问题:我们疏远了,在全世界上散乱了。但目前我们彼此联系而没有任何能跑去的地方。我们可以尝试着,但这样只能回到过去。甚至难以想象我们会放弃什么样的方便的东西!今日没有一个国家能自己满足自己的存在。这样做就等于回到封建制度。因为我们的发展、其形式及速度由自然决定(正如其共同的规律),我们就违反着此规律,将感受到完全相反的状态:将遭受可怕的煎熬。   

然而,根据卡巴拉,没有其他任何选项只意识到人性社交界的自然规律:“像自己一样,爱上你亲近的人”。无疑的,按照这个相互联系的规律我们能开始表现,只是如果我们通过了改正:从“为了自己”到“为了他人”。这样做相对地容易:

第一、 如果社会及媒体支持并鼓励,甚至轻视那些不这样做的人(而不是通过惩罚);

第二、 如果人们学习卡巴拉(群众完全足以对卡巴拉有肤浅的知识),而这下吸引我们的是已经存在的未来状态。

我认为,“拖延仿佛死亡”确实会实现。

暂无评论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