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巴拉没给信仰留位置

宗教、信仰

问题:每当我告诉相信宗教的人我们是和创造者是相反的时候,他们总是引用《圣经》的一节,即我们是依照上帝的形象被创造出来的。我该如何回应呢?卡巴拉中的“形象”指的是什么呢?这个“形象”是否实际上是个“阴影”,就是说,我们正是与创造者相反的呢?

答案:通过告诉相信宗教的人我们和创造者是相反的,即我们是自私自利的而他是好的,你就否认了他们与上帝的接近。那么他们如果认为自己就是正确的,又怎么能同意你的这一观点呢!? 他们对自己是正直的并谁都要服从他们的这一坚信正好来自于此观念;他们的信任只是通过遵守宗教戒律(据说这正是上帝的意愿),他们得以摆脱世俗责任。

由此得出的结论是:在他们发现自己的自私自利———即他们与创造者相反———之前,不和他们交流。假设人们仍然没准备好去改正,你就不应该使他们感到难过。毕竟,这正是宗教被发明的原因——— 一直延续到这一时刻到来,即当人类已准备好达到创造者之时。

那时精神的、创造者的隐匿的放逐就会结束。Baal Sulam在“卡巴拉智慧的本质”一文中对“什么是卡巴拉”做出了解释。他写到:

“卡巴拉是将创造者揭示给人类的方法”。而通过这么说,他消除了所有宗教!因为这不留下信任于给你所说的一切位置。人突然接到清晰无误地揭示并达到创造者的机会和责任,而不是无事实根据的传说。

当某人发现了这点的时候,那么他——正如通常科学为我们拓展这个世界的范围那样——不只是揭示了略微大于我们世界的某些东西。与此同时,他还揭露了上面的世界、创造着的本身!而且,Baal Sulam补充道,每个人和全人类都将不得不达到这一揭示,直到所有的人都像感受到朋友那样清晰地感受到创造者,甚至更加紧密!

如果你亲自实现了这一切并得出自己的结论,那么哪里还有信仰的位置呢!? 除此之外,这会让你达到不朽、全知和完美,因为只是按照你等同于创造者的程度,揭示才能发生。换言之,揭示意味着一个人达到了与创造者相同的程度。

暂无评论

金融危机为什么使很多人转向宗教?

全球危机宗教、信仰

问题:你如何解释这一事实:在美国金融危机正把越来越多的人拉向宗教?

答案:我们能从人类历史中观察到这种反应。事实上,这正是宗教最初被发明的原因———安慰那些不知为何平白无故被命运打击的人的人。宗教许诺人们,他们正在遭受的痛苦将在正在到来的新世界里得到报偿。当然,放弃一个梦想很难,所以人们愿意杀掉那些毁掉他们希望的人(像我这样)。

相反,卡巴拉不告诉人们去相信不现实的东西,而是劝人通过改变自己,为了依然生活在这个世界的同时去感受“那个世界”。人只有通过在这个世界改变了他自己,才能进入“那个世界”。当人的肉体死掉时,其灵魂只能返回到这个生活中,而并没有什么“另一边的世界”。因此人将会不停转世(在卡巴拉中,人在下一生只能是人,而不能是动物或者植物),直到他仍然存在在这个世界的同时进入上层的世界———给予及爱的世界———时为止。

问题:让我对任何教育和宗教都不满意的原因之是最终信徒在天堂得到回报,但在一种新的状态中。就是说,那时人不再有他曾经在生命中追寻的需要、愿望和乐趣。 于是这个在这一世被考验的或者说一直在做准备的人和那个得到报偿的人不是同一个人。我总觉得这不公平。

答案:为什么会这样?说宗教正好许诺你这个世界的所有乐趣,包括性欲上的满足、精致的天堂的美食伴着天堂的音乐,诸如此类!如果人仍然能相信宗教诺言,那么他就还没有准备好走出精神的放逐。

Baal Sulam说过,宗教的与卡巴拉的生活和感知的方式之间,有一个世俗的,唯物主义的时期。在那之后,卡巴拉“超级唯物主义”的时期将被揭示,因为人们会发现物质主义也是一个宗教!

暂无评论

宗教是民族的传统

宗教、信仰

问题:我读你对宗教的答案,但我不懂,你作为一个对宗教不理不睬的人,怎么能积极地或负责地(似乎在宗教范围外)对待宗教?你不是说,人经过了很深的感受才能感知到?

答案:我自己检验过了宗教,把它审查了,用于我身上了。我赞成宗教像一种边框一样,当自私的人类存在于黑暗的时期直到我们的年代。当今,到了以宗教(如传统而已)留下,不再信仰,并且开始显露创造者的时候了。

正好到了世界离开精神的放逐、精神世界(感觉)的放逐。在这个世界危急中,这由全体人类的的行为证明。此危机引起生态性的(包括全自然的)危机。

宗教把人类分开,数百万人死于宗教性的战争。我们由共同的团结及爱,越快升起宗教上面,就越快,越轻松地得到和平与和谐。 

否则两个世界大战在前边!以宗教为民族的传统及文化,会帮助解决宗教家及老百姓之间的问题,宗教家对国家部门的不满,甚至人们会变得平等。这样一来,对宗教的尊敬会出现。

暂无评论

我们会习惯上,爱上……危机

人类、社会全球危机家庭、教育、培养

金融危机不应该给群众造成沮丧。它将给家庭带来更多在一起的机会。许多饭馆将关门,而人们又开始在家里吃晚饭,在厨房里说说话。与家人交流会我们放松一下。改变工作,生理上的压力也不会妨碍我们。正到了思考思考生活的意义时候了:它是否存在于不断跟随“准则”中……

暂无评论

一谈论到全球的危机,我们就担负不起延迟

全球化全球危机

问题:金融危机与“全球的卡巴拉革命“之前你怎么能画出一条平行线呢?这不过分吗?

答案:有对象独立的状态,也有对象在一个系统中相连的状态。在后者中新的特别的规律显露出来:全球化、通讯、相互联系与相互依赖的规律。 

于是,当我们没有连接的时候,没有必要考虑到此系统,并跟随自然的“给予及爱亲近的人”的规律。一旦在古代巴比伦———第一个全球性的文明 (全球性限制于当时的时期、地点)建立了紧密的相互联系,就立马发生了危机,即我们与人性的自然规律:“像自己一样,爱上你亲近的人”有区别了。

在巴比伦我们通过整个系统或文明的消除来处理这个问题:我们疏远了,在全世界上散乱了。但目前我们彼此联系而没有任何能跑去的地方。我们可以尝试着,但这样只能回到过去。甚至难以想象我们会放弃什么样的方便的东西!今日没有一个国家能自己满足自己的存在。这样做就等于回到封建制度。因为我们的发展、其形式及速度由自然决定(正如其共同的规律),我们就违反着此规律,将感受到完全相反的状态:将遭受可怕的煎熬。   

然而,根据卡巴拉,没有其他任何选项只意识到人性社交界的自然规律:“像自己一样,爱上你亲近的人”。无疑的,按照这个相互联系的规律我们能开始表现,只是如果我们通过了改正:从“为了自己”到“为了他人”。这样做相对地容易:

第一、 如果社会及媒体支持并鼓励,甚至轻视那些不这样做的人(而不是通过惩罚);

第二、 如果人们学习卡巴拉(群众完全足以对卡巴拉有肤浅的知识),而这下吸引我们的是已经存在的未来状态。

我认为,“拖延仿佛死亡”确实会实现。

暂无评论